他是全中国最可口的男人!

巴塞电影     2018-11-09 18:00:00
电影之家精心为您推荐:《声音和愤怒》

  成为巴塞小星星达人

点击上方蓝字「巴塞电影」→主页右上角菜单栏→设置星标→


一个人,两眼一闭,扪心自问。

 

可以说自己不爱钱,不爱房。

 

你能说自己不爱吃吗?



 

但是由于时间、体重、金钱这些世俗眼中的数字,逼得大家只能想出意念吃火锅这种办法。


 

 

可是,虽然嘴沾不到食物,但是可以用眼睛扫荡啊!

 

所以,美食对大部分人来说,看比吃更频繁。

 

半夜边看吃播边咂嘴,点击右上角收藏餐厅测评,疯狂把外卖加入购物车已经成了一种解压方式。

 

食物的意义早已经从果腹上升到了灵魂慰藉。

 


为了得到这份美食的馈赠,观众要在密林中寻找精灵般的节目。

 

《孤独的美食家》是行走的吃货地图,《人生一串》烟火味文案熏得多少看客吞津抗饿。

 


还有,说到美食纪录片必想到的《舌尖上的中国》系列……

 

以及,今天要说的《舌尖》一二季原班人马打造的《风味人间》。



风味人间

Savouring China

导演: 陈晓卿



▎人间不值得,但《风味人间》值得


这次舌尖团队的眼光不再局限于中国,全世界的美食都被盯上了。

 

它实力告诉你如果有味道,人间实在太值得了。


废话不多说,硬菜先整两道。

 

阿勒泰当年生的羔羊,鲜嫩肥美,待客上品。


切块后只需清水炖煮,味道便清香甘甜。


一口下去牙缝中浸满肉汁,再吸一口烫舌的骨髓。


给个神仙都不换。



 

再说说蟹壳黄拌饭


深秋时节,大闸蟹最肥美的时候。


剥蟹剔黄,加油小火慢熬。


再撒几粒吴茱萸籽实、几片生姜去腥。


直到膏黄溶于油中,佐以鱼露、食盐调味拌饭。


颗颗米粒浸润蟹黄。

 


香橙、洋葱、辣酱等数十种配料腌制一整天的鸡肉。

 


充分渗透后再配上黄姜、椰浆等汇聚地中海到好望角的香料融合的酱料。


喷枪烤制完成,世界食材在澳门开花结果,形成澳门独有的非洲鸡


焦香椰丝再加上流油的鸡肉,给你一场环球的味觉旅程。

 


草鱼在净水中饿养瘦身吐尽泥沙后,去皮剔骨,仅取背脊上雪白的部分。


再片肉拼盘,每片鱼生不超过0.5毫米。

 


肉白如缎,吹弹可破。


仅仅淋上植物油和些许碎盐即可食用,甜滑紧致,清鲜爽口。

 


火腿中最精华的部分——上方,切片后用蜜汁浸泡。


上锅蒸四小时。


揭盖后热气蒸腾,筷子一戳即烂。


挟一片夹入豆制素方小饼中,一口下去,既有蜜甜又有肉咸,满口融洽。

 


先别急着擦屏幕上的口水,这还没说完呢。

 

外国的火腿,别有风味。

 

在火腿风干期间,它的口感能够激增几十倍。

 

西班牙火腿,在顶级切片师的刀下,活了。

 

一旋,一挑,一卷。

 

 

薄如蝉翼,红白相间,然弹性不减。

 

送进你嘴时,食客需要从刀尖衔下火腿。

 


每吃一片都是一场仪式。

 

小麦被世界人民赋予花式吃法,两面被滚烫纯黑石子炙烤的石子馍


烤好后一掰即碎,酥香满口。

 


重达三斤的枕头馍,浑圆紧实,劲道有嚼劲。


切片后均匀抹上香辣西瓜豆酱,在辣酱刺激下馍片尽显甘甜。

 


还有伊朗薄如报纸的拉文什面饼,刚出炉便引起孩童争抢的桑嘎烤馕

 

这些只是《风味人间》中的一隅。

 

在第一集“山海之间”中,讲述了不同地理环境条件对当地美食的影响,国内和国外辉映。

 

其中最为动人的一幕在片尾——镖旗鱼

 

海上已是一百三十天渔况不佳,台东父子只能上香拜神祈祷。

 

终于等到东北风狂吹,旗鱼出现的时节,父子再次驾驶镖渔船出海。

 

父亲掌舵,儿子独立船头。手握两米长的三叉戟,如同海王。

 

渔船在风浪中颠簸,转圜,浪头拍打船身激起浪花。

 


叉鱼是一瞬间的博弈,中便中了,失手了旗鱼便再无迹可寻。

 

第一次,小伙子失手了。

 

这次出海最终是否有所收获,在这里卖个关子。

 

只是船头颤动,汪洋大海中一簇小小渔船。

 

鱼叉奋力一挥,刺破海面,也扎中了泪点。

 


《风味人间》更多地在表现一些只要不去当地,就吃不到,甚至见不到的食物。

 

真正触动内心的点是,即便在环境极端,人类为了美食还是能够从自然中寻找馈赠。

 

阿勒泰苦寒的草原上有热汤,台东风浪大作的海面上还有一尾鱼鲜。

 

一食、一蔬可能背后都藏了情怀、文化、仪式感甚至是性命。

 

我们为什么喜欢《舌尖》一二,为什么喜欢《风味人间》。

 

到底是因为美食中间的夹心是人文情怀和四方水土。

 

能拍出这点的人,必定是传说中的吃主儿。

 


▍他是全中国最可口的男人


江湖上流传着一个黑胖子的故事,有人说他是段子手,自黑之余不忘创造美食段子供人取乐。

 

有人说他是个美食博主,早在博客时代就写下百余篇美食长文。手机存了5600个餐馆的信息,地址、菜色、服务员的态度张口就来。

 


他是著名的“扫街嘴”,曾经带着儿子在北京一条街一条街吃过去。六环里任何一条街找饭店,问他都能解决。

 

传言他为吃不要命。汶川地震期间,他给单位送物资,中途在一家冒肥肠店吃饭。

 

他愣是为了这碗冒肥肠连余震都可以不管不顾。

 

客人四散奔逃,他眼一闭,心一横。

 

先吃再死也不冤枉。

 


据说他还是一个神秘组织——“老男人饭局”的成员,其他的还有诸多京圈儿文化人,张立宪、罗永浩、王小山、杨葵……


局里有人说如果把老男人饭局比作一个人,那他一定是舌尖,最懂滋味的部分。

 

这个“舌尖”后来拍了《舌尖儿》。

 

他就是陈晓卿

 

沈鸿飞说他为什么长含口水,因为他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所谓“盖聚物之夭美,以养吾之老饕”。


一个老饕能够放大美食宇宙,拍出那些最隐秘地方隐藏的冷箭竹和巴楚蘑菇。再将它们煨汤炖肉端出来盛上来端给你。

 

美食纪录片中的吃主儿,非陈晓卿莫属。

 

这次,我们有幸能和陈晓卿导演有一次交流,他在谈话中温和又幽默,时不时抛出金句。

 

但是对待拍摄技术方面的问题又很严肃严谨。

 

他既谈到了很多人关注的 “美食与故事的平衡”,又谈到了他对美食节目的看法。

 

从中我们能够一窥他在“吃”方面的见解和对《风味人间》的用心。

 

 




《风味人间》相对于舌尖有什么区别?


陈晓卿:内容上更加细致,有了世界美食做参照系。一直有一个主题就是“中国从来不是孤岛”。

 


从“舌尖”开始一直在追您的节目,您从央视再到现在的公司任职,节目格局有没有转变?感觉“舌尖”上描绘更多的是盛世,到《风味人间》有了情感上的悲悯?


陈晓卿:其实一个纪录片导演想表达什么一点也不重要,观众能感受到什么最重要。

 

我特别担心的一种情况是在放映前,导演说的比解说词还多。其实片子放在这,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您能从我供职的单位不同看出这点变化,那肯定是想多了。

 

因为一个人还是有惯性的,他做的东西会有一种习惯,掩饰不了。

 

更重要的是,您说的这种所谓悲悯,其实我刚开始做《舌尖1》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不能因为我们走的太快就忽略了被我们打碎的东西。

 

不能因为我们的口味越来越一致,多样化越来越淡,就忘了曾经有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这一点是一以贯之的。




拍摄《风味人间》时,怎么平衡事物本身和人物情感之间关系的?


陈晓卿:其实这是一个永远的话题,讲多少美食讲多少故事。有的观众就觉得故事太多了,直接上吃的就完了,你讲这么多人干吗呀?应该每分钟出现一种食物。也有观众觉得只停留在吃喝太浅薄。所以有的时候我们拍到很好的故事也不太敢放上来。

 

但是好在这次播出的方式不一样,网络平台会围绕每集有其他的特辑提供,比如会有一个五分钟的西班牙火腿的切片表演。表演切片的这个厨师是国宝级别的。


 


《风味人间》的第一集里入了大量微距摄影,能否透露一下本次拍摄在技术上有哪些突破?


陈晓卿:这次我们和中科大的“美丽科学”团队合作,使用了超微距摄影和显微摄影来呈现食物一些不为人知的瞬间。

 


比如,肉类结霜的时刻,蟹肉接触到醋的瞬间等等。之前可能比较少有人使用这些方法来呈现美食。声音方面,我们运用了全景声技术。



 

 

对风味美食的解读起到什什么作用?


陈晓卿:《风味人间》希望能从更广阔的视⻆角来探讨中国人和食物的关系。

 

这一次的七集节目里里,会有三分之一左右国外的食物。

 

通过这些丰富多彩的世界美食,我们看到很多时候东西方的饮食其实有很多有趣的不谋而合,那些相似的灵感会让大家会心一笑。这是从更宏观的视角来做的一些努力。

 


同时在延续团队的创作风格的同时,我们希望这些不一样的视⻆,能让大家看到风味形成背后的奥妙。

 

关于全景声,其实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是我们对有需求的观众要给出最好的画质,给他们4k画质,同时要给他全景声。如果他家有专业音响和耳机,这样就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对于舌尖的商业也有很多价值,风味人间商业上你有没有什么考量?


陈晓卿:我是节目负责人,商业上跟我没有任何关联。我做的美食节目不会植入,同事也从来没有跟我说把某一种东西拍进去。

 


不知道您看没看过《人生一串》,那个很接地气,跟您的纪录片的高大上比较互补。不知道您对这个片子有什么看法?


陈晓卿:应该是我们跟他们互补,我们没有那么高大上。


 

我们必须要承认,很多美食节目包括一些博主和自媒体都比我们受欢迎,我们毕竟拍的时间太久了,弄得我们都麻木了,一个节目拍两年,肯定受各种想法牵制比较多。

 

我很喜欢那种节目,看着很流口水。

 


这几年有越来越多关于美食的纪录片或综艺摆上了了观众餐桌,当您做《风味人间》的时候,对美食的理解跟立足有没有变化? 变化在哪里?


陈晓卿:可以说纪录片领域内的丰富是件好事,纪录片的综艺化也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之一。在整个影视行业来看,纪录片还是个很小众的门类,我们也希望能够有越来越多的好作品出现。

 

我是个爱吃的人,对美食的理解也是这么多年逐步积累的。中国是个美食大国,每个人在这个领域里面都是权威。

 


从我们团队而言,我们始终认为美食是展现中国人与自然、风土之间关系的最好途径,也是看见中国人生活态度甚至文化观念的很好载体。

 

通过拍摄食物,我们除了希望展现它的诱人与美好,更希望能通过节目探讨中国人与食物的关系。

 


@Moviebase





家暴、出轨、隐婚,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黄景瑜?

最新资讯更多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54114
© 电影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