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家精心为您推荐:

夜

年代:2010~2014

导演:周国飞

主演:黄嘉慧 李璐璐

类型:微电影爱情

立即播放

播放源: 爱奇艺 腾讯

名片分享:
一起拍电影
像“罗辑思维”一样组织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连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轻...

2018跨年夜与《地球最后的夜晚》相见 |专访毕赣

yiqipaidianying     2018-11-09 17:33:59


作者 / 白萝卜


从体验角度来说,电影其实是一场独属于每个人的私人观影体验,而在如今的电影市场中,能将这场私人体验营造得浪漫无暇的青年导演第一人,当属毕赣。

 

成名于处女作《路边野餐》,第二部作品《地球最后的夜晚》接连入围戛纳、金马,毕赣的电影虽与市场主流不同,但却总能引起主流市场的高度关注。上周《地球最后的夜晚》宣布定档2018年12月31日,同时发布定档预告,从预告片中也可窥伺到,这一次的毕赣相比以往进行着更大胆也更多元的尝试,在侦探类型片的外壳下,妙手制造了一场如梦似真的电影新体验。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独家采访了毕赣,试图解析毕赣与他电影之中的秘密。

 


海外载誉归来

金马班底加身

 

临近年尾,回望这一年的电影市场,《地球最后的夜晚》可以说是今年在国际影坛最受褒奖的一部华语电影,从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到以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等五项提名入围金马奖,并被选为影展开幕影片,毕赣和他的第二部作品凭借着始终如一的好口碑成为今年电影市场上备受期待的一部影片。

 

 

《地球最后的夜晚》戛纳首场放映后,好评如潮。海外权威电影评分网站Metacritic开分即高达99分;同时,“Bi Gan”立马登上的twitter实时热搜第二;

 

《视与听》《Film Comment》等电影杂志的撰稿人Jordan Cronk称毕赣是“继阿彼查邦之后将电影的感官体验发挥得最为极致的导演”; 《The Playlist》撰稿人Aaron Stewart表示:“两部电影下来,毕赣正跃升为中国的塔可夫斯基。他发明了属于自己的电影语言,关于时空和记忆,去解读变化中的中国。这部电影贡献了影史最伟大的镜头之一”;

 

中国驻法影评人钢锁给出“必将载入电影史的3D长镜头,毕赣拓展了电影语言的新边界”的高度评价,可见毕赣这一次出手,再次惊艳了世界。

 

上周电影宣布定档之后,又再一次在娱乐圈掀起热潮,官微定档预告播放量超600万,转发超6万次。

 

 

那么,这是一部什么样的影片呢?

 

从影片定档预告来看,有生猛的枪口、毒舌与火焰,也有温柔的红唇、亲吻与《墨绿的夜》,凯里方言讲述的却是关于世界末日的浪漫寓言,一袭绿裙的神秘女人穿行过潮湿的镜头,无论从视觉还是听觉,短短1分12秒的预告片,似无心却有心地营造出一片独特的美学世界,也极尽挑动起观众的好奇。

 

 

再来看影片的主创阵容,从演员到幕后都是妥妥的金马配置,除演技派男演员黄觉,两位金马最佳新演员得主汤唯、李鸿其,金马影后张艾嘉等,影片摄影师由台北电影节最佳摄影姚宏易(侯孝贤御用摄影师)担任,同时配乐林强也曾多次获得金马奖最佳原创配乐。

 

 

获得含金量如此之高的制作班底,毕赣也在采访中表示,打动大家加入这部电影的其实是电影本身——“他们愿意来也就想花时间找找拍电影的感觉,就像演员看完我们电影告诉我说,看这个电影的时候就很想拍电影。”

 

毕赣说:“《地球最后的夜晚》是混杂了很多个人经验和想象力,又配合着工业做的一部电影,它的工业完成度还不错,但更多是那些手工艺的想象力。”

 

 

所以,毕赣总结这部影片是“一部古典崭新的电影”,这是个有趣的形容,也成为这部影片最神秘和最独特之处。

 



初入电影工业化的学习

在成熟规则中跳舞

 

当下最为大家津津乐道的,无非是毕赣在《地球最后的夜晚》当中首创的2D+3D观影模式,以及那个大胆又独特的60分钟3D长镜头,但在技术指标之外,毕赣本人更看重的自然是影片的内容表达。

 

拍摄《地球最后的夜晚》,毕赣的创作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工业化认知为零到在工业基础上寻求内容创作突破口。

 

 

“《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个完全有工业品质的电影,(拍摄中)需要跟各个工种沟通。我是一个没有工业经验的人,甚至还不如一个正常电影学院毕业的人,我(之前)不知道监视器是什么,没见过,我也没跟过组。”回忆起影片拍摄最初,毕赣特别坦诚,说起了自己最初进组时的“懵逼”过程。

 

“我记得第一天拍的时候是在医院旁边,下着雨,我就一直在导演棚里走来走去,因为不知道怎么搞。以前拍《路边野餐》或之前拍短片的时候,我都是直接在现场,很多时候摄影师都是我。拍《地球》时摄影师又在现场,然后我的导演棚离现场还有一定的距离,我不知道该不该过去。黄觉觉哥说你怎么看起来挺焦虑的,我说我没见过监视器怎么搞,我是不是应该坐到这儿,他说你试试,然后我就试了一下,看了一下监视器。”

 

当外界对于影片的溢美之词源源不断时,毕赣似乎显得很平静,听完这个小故事,也似乎可以理解毕赣身处聚光灯当中的那种平静,因为对他来说,《地球最后的夜晚》所创作的惊艳不是神来之笔,而是他通过一点一滴的学习和尝试所作出的应得的成绩。

 

 

当然,进入工业化制作流程当中后,与专业的演员及团队合作,对于毕赣的这一次新作品创作而言是如虎添翼。

 

“我觉得越到后期越顺利,因为大家都是很懂电影的人,包括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他们一听就知道,原来你想要的是这个,那我们一起去试试,它有风险,但它很美丽。”回忆起影片拍摄过程,毕赣也显得颇为感慨。

 

对于毕赣而言,《地球最后的夜晚》不仅是他的第二部导演作品,更是他向工业化制片流程学习和交出的成绩单。


 



突破工业化流程的创意放飞

打破固有想象的冒险

 

综合影片的幕后创作和物料体现,可以说,《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部在工业电影语境下的工艺品,有严格的制作流程和标准线,但更具创意和想象,着也就是毕赣在学习工业化制片流程之后遇到的另一个难题——“刚刚学会了怎么跟电影工业对话,又发现电影工业不管用了,因为那个镜头不是工业能解决的。”

 

“那个镜头”指的就是片中最为出彩的60分钟3D长镜头。这个镜头一共拍了两期,每一期拍摄很多条,“一期”时间内大家会准备一个月左右,然后拍摄一周,第一次拍摄就失败了,之后又进行第二期准备和第二期的拍摄。


 

就像观众从未见过这样的镜头,从未有过这样的观影体验一样,这样的拍摄方式和表达手法,也是毕赣和他的团队第一次尝试进行的,所以毕赣也笑着说:“《路边野餐》就是我一个人在那儿懵逼,不知道怎么办,到《地球最后的夜晚》的时候就是我和大家一群人懵逼,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

 

“我们的演员演过很好的作品,但也没有演过这么独特的电影,我们都没有感受过,并不是说我们什么都有,我们什么都没有。”


 

从导演及团队学习和进入工业化流程,到打破工业化流程的束缚创造影像的二次生命,这部电影的生产背后,其实经历了一段庞大而复杂的过程,有个小数据就可以代表,毕赣平均每场戏拍摄条数是30起,由此可见,这部影片的拍摄绝非外界看来,有了资金有了名演员就容易许多。

 

惊喜往往出现于未知的尝试之后,胆大如毕赣,才华横溢也如毕赣,在入局又破局之后拍出了《地球最后的夜晚》。


 

“我觉得我的电影应该是让大家在市场里最大程度地看到实验的东西是什么样的。”对于这场冒险,毕赣如是说。

 

 

现在,电影定档于12月31日,应和着片名在今年最后一天上映,很浪漫,而勇闯贺岁档的态度,也很冒险,但浪漫又冒险不正造就了《地球最后的夜晚》?所以对于影片的市场表现,我们也报以期待。



近期热文


行走高碑店

“预言家”于冬 | 范冰冰事件

国庆“改排片”战 | 《影》中“影”



商务合作 / 转载 / 加入社群 / 约稿

请联系微信ID:

15201655723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

最新资讯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54114
© 电影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