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家精心为您推荐:

燃烧

年代:2010~2014

导演:丹尼尔·卡帕索罗

主演:阿莱克斯·冈萨雷兹 阿德丽安娜·尤加特 阿尔贝托·阿曼 路易斯·扎赫拉

类型:动作犯罪冒险

立即播放

播放源: 爱奇艺 腾讯 优酷

名片分享: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悦幕关注电影产业、聚焦电影市场,其时效、深度、理性、前瞻性,成为电影产业链各环节...

周迅:燃烧生命演戏的“天才”演员

yuemuchina     2018-07-13 06:45:58

灵魂演技的“守护者”|第28期


文/敏儿 特约撰稿人


学院派、非学院派,是演员面世的两种“渠道”。前者代表人物不一而足,但后者中真正具有“标杆意义”的却屈指可数,周迅就是其中之一。


17岁第一次演电影,26岁第一次摘得国际影后桂冠,35岁横扫两岸三地成为首位包揽三金大满贯的人,36岁被美国CNN评选为“亚洲最伟大的25位演员”之一……


周迅在演艺圈是个神奇的存在,就像为镜头而生,一双杏眼深藏万种灵魂,所有与表演相关的华丽辞藻汇聚于身。她是中国名导口中的“天才型演员”,更是同行眼中令人称羡的对象和可敬的对手。


CCTV-6电影频道热播的《今日影评·表演者言》第二季(以下简称《表演者言2》),再度把周迅拉回大众视野,她用最朴实的语言直击当下演员行业的痛点,针针见血、发人深省。让人领略到卸下明星光环的一位中生代女演员,对于演员这份职业的深沉思索。


1

八爪鱼心态,自成一派的“野路子”


这档定位表演文化传承的特别节目《表演者言2》,周迅是发起人之一。“用真诚之作,传递匠心精神。以纯粹之言,传承电影文化。”既是口号,也是节目的发起初衷和希望抵达的终点。


虽风格寡淡,却是一堂堂干货浓缩的表演分享课。还因此受到《人民日报》的点名表扬:“小成本、正能量、大情怀的节目,为荧屏带来清新之风,为文化发展拓宽新路径,为文艺创作树立新标杆。”


周迅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曾表示,“演员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希望观众看这个节目能有所收获,也希望公众更理解演员这个职业。”


演员的道德观与价值感、表演艺术的尊严、文艺创作的正本清源,这些都是《表演者言2》探讨的深刻议题。节目的豆瓣评分9.3,再度刷新第一季8.9的高分,大众的关注度再次反映了演员不是圈地自high的小众文化产物,而是理应摊在阳光下,接受公众的正向监督。


黄渤、舒淇、秦海璐、段奕宏、于和伟、赵立新、王千源、奚美娟……这些在演艺圈掷地有声的演员,以《表演者言》为发声口,与周迅畅聊表演感悟、分享创作心得。


在周迅看来,演员在生活中就像一只“八爪鱼”,眼耳鼻口身体的每个器官都要全部打开,坦诚接受外界的一切事物,并享受这种未知刺激带来的自然反应,然后再将观察和感受到的放进角色,表演是包罗了生活万象的一种创作体验。


《表演者言》第一季有几期节目让笔者至今记忆犹新。黄渤与周迅在影视作品里虽无交集,但两人却是二十几年的好友,周迅出道前曾在歌厅唱歌,偶然间认识了黄渤。


没过多久,周迅开始陆续接到一些角色。每当这时,她总会特别兴奋地拉着黄渤去看她演的电影。尽管只是一个说不了几句台词、也没几个镜头的小配角,偶尔还要被黄渤调侃“你还会演电影啊”,但周迅仍然难掩对表演的喜爱之情。


老戏骨奚美娟那期,两人曾在二十一年前演过一对母女,周迅的角色是吸毒少女。其中有一场戏开拍之前,导演悄悄跟奚美娟说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可以扇周迅一个耳光,但是先别告诉她。所以拍摄之前,周迅完全不知情,这一巴掌,直接把她扇到了床上,但也因此激发了表演灵感,甚至影响到她后来的表演道路。


秦海璐也是一位与周迅有过对手戏的演员,两人曾在热门电视剧《红高粱》里互飚演技。当理性的“学院派”碰上感性的“野路子”,撞击出了耀眼的火花。


在节目中,周迅透露,自己一定要提前一天把台词全部背完,这样表演起来才有底气。但秦海璐则是现场看剧本,而且重复了两遍要拍的戏份台词,就说“来吧,开始吧”。周迅当场被吓到,问:“你就现场背词吗?”秦海璐说:“对啊。”这令周迅佩服不已:“我羡慕死你,我每天要背两个小时的词,在跑步机上、骑在自行车上都还在背台词。”


除了创作习惯迥异之外,两人的表演方式也呈现出一张一弛两种截然相反的节奏。


周迅倾向让感情恣意释放,“演九儿,我最爆发的那个点就是有一场戏,我坐在路边哭,大哭,就是把这几年的事情全哭出来”。周迅对角色的投入,让秦海璐大加赞赏,“她演戏是纯发自内心的,很耗神,很耗心力,演一部戏下来真的是拼了半条命似的。”


有的演员为了讨好观众,却忽略了表演的真谛,这种“守本分”的心理最终妨碍了对角色的理解和心无旁骛地表演。



意大利名优沙尔文尼在《演员自我修养》一书中说过,“伟大的演员应该充满着情感,对于自己所表现的事物尤其应该感应。不仅在研究自己的角色时要把一种情绪感应一两次,以后的每一次演戏,还得多多少少感应原来的情绪,不管是演第一次或第一千次。”


演员要将每份表演灵感运用到自己所诠释角色的精神和灵肉的生活里,这正是“生活于角色”的涵义。好演员的职责不仅是展现角色的外表生命,而是要把自己的人性品格融合进角色的生命当中,把自己的全部性灵灌注到角色里。凡是与角色有关的每一种感情,演员都得真实地去体验,才能做到“生活于角色”。


显然,这与“野路子”出身的周迅自成一派的表演风格不谋而合。非科班出身,反倒给了她随心的创作自由。内在,与角色达成精神与心灵的契合;外在,为角色赋予最贴合的声台形表。这样的表演,生命力旺盛。


2

“空杯”的纯粹,赢得大满贯


周迅于上世纪90年代出生在江南水乡杭州的一个小县城里,父亲是电影院放映员兼海报画师。由于父亲工作的缘故,周迅三岁起便把电影院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在那儿吃饭、睡觉、看电影、观察形形色色的人。


15岁周迅考上了浙江艺术学校民族舞专业,三年的舞蹈训练让她体内的艺术细胞极为活跃。加上从小被电影熏陶,她有着极高的感悟力与可塑性。


谁都没想到,一本挂历改变了周迅的生命轨迹。


1991年,在完成了6部8集电影《红楼梦》之后,导演谢铁骊决定拍《聊斋》,因此有了电影《古墓荒斋》。当时剧组已经在杭州开机,但有个小狐仙的角色一直未找到合适人选,于是谢铁骊将选角工作交给了妻子王遐。


《古墓荒斋》剧照


某天,王遐在友人推荐下,看到了周迅拍的一本挂历,立刻被画中女孩颏尖尖的下巴所吸引。她约周迅过来拍了几组照片发给丈夫。没想到谢铁骊当场决定把小狐仙一角交给周迅。


谢铁骊生前回忆起与周迅的这段往事,说道“周迅很聪慧活泼,你让她怎样表演,她马上就能做出来,她现在能成为明星和她的聪慧努力是分不开的。”周迅将早年那些细微观察路人得到的积累,全都运用到了这部处女作中。而在《表演者言2》第一期节目中,周迅也感谢了这位慧眼识珠的伯乐。


在《古墓荒斋》中首次“触电”结束后,周迅又做回了平凡的学生。直到毕业后遇见了他,周迅的生命轨迹转换到了另一个空间归零重写。


与大多数北漂女孩的励志追梦故事不同,周迅的背井离乡与一个男人有着紧密的关联,他就是摇滚歌手窦鹏。1993年,周迅追随男友来到了北京。


一个离不开爱情的女子,似乎注定了她今后的演艺事业将与爱情交织重叠。而情窦初开的“少女追爱记”,则正式开启了周迅的演员生涯。


到北京的第二年,周迅因一本杂志封面被导演谢衍相中,出演了电影《女儿红》中的“花雕”,从此拿到了进入演员殿堂的钥匙。


《风月》剧照


1995年、1997年,周迅与第五代名导陈凯歌两次合作,一个是文艺片《风月》里妩媚的小舞女,一个是历史片《荆轲刺秦王》里悲情的小盲女。虽为小配角,但周迅在面对张国荣、巩俐这样的实力派时,表现却毫不逊色。小人物、大光环,周迅的惊鸿一瞥令陈凯歌难以忘怀,更称赞她为“一个很好的心灵沟通者”。


《荆轲刺秦王》剧照


尽管是一个资历不深的小演员,但从合作导演到对戏演员,无不是中国影坛顶级人物。这些在同辈眼中羡慕不已的机会,周迅却不以为意。因为那时“爱比天大”的她,对演戏毫无野心。


周迅与窦鹏的恋情在来京的第五年划下了句号。1998年,周迅主演了人生中第一部挑大梁的电影《苏州河》,她在戏外也坠入了与影片男主角贾宏声的爱河。影片中,周迅一人分饰两角,宛如两朵摄人心魄的花,一朵含苞待放、天真纯净,一朵妖娆绽放、魅惑纵情。


第一次与周迅合作的第六代导演娄烨,被她与生俱来的镜头感与惊人的爆发力所折服。“我基本上没怎么跟她多说戏,就是拿着摄像机跟在她身后拍,跟拍纪录片一样。”


相比刻板的说教,这种“自由放养”的表演模式明显更适合“野路子”出身的周迅。这部影片让她斩获第15届巴黎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法国演艺集团最具潜力新人奖,摘得人生中第一个国际影后桂冠。一夜爆红为周迅带来的除了名气,还有各种响亮的标签,其中最为耳熟能详的就是“落入凡间的表演精灵”。


还记得2000年周迅前往巴黎领奖,她并未意识到这是一次多么隆重的电影盛会,于是只带了牛仔裤和几件T恤。最后在翻译的提醒下,周迅才意识到出于对奖项的尊重,她必须要买一条裙子。然后在香榭丽舍大道,周迅花了300法郎,买了一条仕女图红色连衣裙出席颁奖礼。


巴黎行闲暇之余,周迅喜欢点杯咖啡坐在马路边看人,就这样干坐着,可以看一整天。在演员周迅的世界里,她不受限于学院派的规则体系,没有样板和陈规,是“野生”的体验派,生活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是她创作灵感的最佳来源。


这部收获了“爱情与面包”的影片,对周迅而言意义非凡,让她坚定了把演戏当做毕生职业的决心。


每次表演,周迅都与角色的“灵与肉”相融、合二为一。因为入戏过深,她往往分不清虚构的故事与真实的生活,所以戏中爱人变成戏外恋人的例子,比比皆是。从《苏州河》的贾宏声,到《那时花开》的朴树,再到《射雕英雄传》的李亚鹏。虽然每次都爱得轰轰烈烈,但总难逃无疾而终的命运。


不管电影之外有多少唏嘘往事,多少逝去的青葱岁月,《苏州河》真切封存了周迅最美妙的一段年华和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多年后贾宏声的离世,仍然拨动了周迅的心弦,让她肝肠寸断。

《苏州河》剧照


而周、贾二人这段因戏结缘的恋情,甚至成为周迅跻身一线演员的最大助力。虽然有《苏州河》珠玉在前,但让周迅的名字响彻国际的巴黎电影节的影后之行实则在影片公映后的两年。所以1999年的周迅,在圈内人眼中依旧是个“小透明”。


那一年,李少红正在筹备电视剧《大明宫词》,贾母让儿子去试镜,于是贾宏声带着周迅去了。该剧制片人李小婉回忆到,第一次见周迅,觉得她很瘦小,还有些口吃。


命运就是这么令人猝不及防,在贾宏声的鼓励下,周迅也参加了试镜。可谁知如此不起眼的小姑娘,一站在镜头面前竟判若两人。清澈的双眸,眼底那抹纯洁的灵魂打动了李少红和李小婉,两人当即决定让周迅出演少年太平公主,而且还签下了她。


周迅果然不负众望,在《大明宫词》中虽然只有短短十集戏份,但却成为最亮眼的一个角色。她将少年太平公主的情窦初开化作一行清泪,令人怦然心动。周迅凭借该剧获得了第1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最喜爱女配角奖。

《大明宫词》剧照


加入荣信达之后,周迅的演艺生涯发生了惊天大逆转。在演《大明宫词》之前,周迅饰演的几乎都是一些“边缘化”角色,李少红打通了这个“野生派”女演员表演的任督二脉,并为她接连量身打造了多部经典影视剧。


《人间四月天》里才华横溢、克制冷静的民国才女林徽因,《橘子红了》里被封建礼教捆绑、身不由己的秀禾,《恋爱中的宝贝》里叛逆偏执却勇往直前的臆想症女孩宝贝。周迅用一双灵动的眼睛欲说还休勾勒出每个年代的爱恨离愁。

《人间四月天》剧照


一时间主角光环笼罩了这个幸运的年轻女演员,殊不知背后是周迅疯狂地为戏付出。为了演好“宝贝”这个角色,她特意去精神病院观察病人、体验生活,拍完之后险些得了抑郁症。周迅钻进“宝贝”的身体里,用灵魂给观众造了一场旖旎美梦。


李少红有句名言:“周迅是靠演戏和恋爱去认识世界的,表演时用自己的身体去肉搏。”


与理性派演员不同,周迅是极其感性的。于她而言,每次表演都是一次燃烧生命的过程,即使演到虚脱,但却享受其中。而每每与相处良久的角色告别,周迅内心总会感到依依不舍与撕心裂肺的疼痛。因为戏份杀青,意味着她将与塑造的角色诀别,再没有机会与戏中的“她”重逢与对话,这种感觉就像把心掏空一般,对好演员来说残忍至极!


即便时间走远了,往事消散了,但只要回忆起曾经演绎过的那个角色,周迅的内心总会泛起丝丝涟漪。这并非对飘零过往悲情的缅怀,而是用生命表演后的雁过留痕。


2005年,周迅首度与陈可辛合作电影《如果·爱》,这是一部“导演+演员”强强联手的成功佳作!这部入选第62届威尼斯电影节的闭幕影片,帮陈可辛拿下了第43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奖,也让周迅一举拿下台湾金马、香港金像双料影后。

《如果·爱》剧照


拍摄时,陈可辛曾给周迅讲戏,让她在与金城武告别时,不要回头去看。但开机后周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还是回头了。陈可辛最后明白,她是完全按照角色的逻辑在活着。


周迅解释道:“我拍戏的时候,整个人会比平常要更敏感,每演一次戏都让自己更沉淀一次,卸掉一些东西,或者是吸入一些东西。这个对人格的形成其实是一次一次的洗礼!”


在电视剧与电影领域闯出一片天地的周迅,2006年转投华谊怀抱。与名导冯小刚首次合作电影《夜宴》,就获得第2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周迅再次将过往的情感经历投射到影片中为爱痴迷的青女身上。

《夜宴》剧照


“我爱这个角色。从青女身上,我看到了执着和承担,她对爱的坚持和坚定,让我很感动。青女是一个很平静的人,可她的内心要包容很多东西,所以青女在戏里的情感,是我和青女共同经历的。”


2009年,周迅迎来了演艺生涯的巅峰时刻。电影《画皮》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提名,《风声》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提名,这是华语影坛中三个最具权威性和专业性的奖项,含金量极高。


《画皮》剧照


同年,华谊为周迅量身定制的悬疑爱情片《李米的猜想》更是创造了一个中国影史奇迹,助她横扫国内外十几个大奖,不仅带上金鸡、亚洲双料影后皇冠,更成为华语电影界首位包揽三金大满贯的得主,尊定其在华语影坛的霸主地位。


周迅将影片中因爱人消失而变得神经质的出租车女司机李米刻画得入木三分。一场撞车追人戏的拍摄,让现场每位工作人员看得心惊胆战。瘦小的周迅从巷子跑出,直接撞在行驶的汽车上,滚落在地。

《李米的猜想》剧照


演对手戏的邓超被着魔一般的周迅吓到,“她是那种妖魔型演员,被角色附体的,所以很难从情绪中走出来。我看周迅很多的戏都很感动,很多次导演喊停了,她就一个人跑到角落,痛哭一场,挺不容易的。”


一场场至高无上的荣誉加冕仪式,所有的荣光都属于周迅。与她有过多次合作的演员黄磊曾说,“周迅就是皇冠最顶上的那颗珠子,耀眼而高不可攀。”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野路子”女演员,几乎让华语圈所有知名导演拜倒在其“石榴裙”下。


冯小刚说:“我认为周迅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在她后面,没有屈居第二的”。

陈国富说:“以周迅的悟性,她在演技上可以超过张曼玉”。

陈可辛说:“她是所有导演的梦想”。

陈嘉上说:“我年年都看好周迅”。

曹保平说:“周迅是天才型演员,表演几乎都是靠本能和后天的迸发”。

高晓松说:“她不是经验型的演员,是个天才,能演出水和空气”。

高群书说:“对她的表演不能评价,只能体会。周迅是绝无仅有的稀有品种,她是天才。”……


每个跟周迅合作过的导演,赞美之词溢于言表!


这样的好成绩足以令人引以为傲,但周迅却莞尔一笑,“我一直觉得,演员是个‘杯子’,导演要往这个杯子里面倒橙汁那就是一杯‘橙汁’,导演如果要倒红酒那就是一杯‘红酒’,拍戏之前我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把杯子洗干净,以保证观众品尝到橙汁和红酒的纯正味道。


当然,这个洗杯子的过程非常困难,不能把演过的角色影子不分选择地带入新的角色里,所以拍戏前必须好好揣摩新角色的内涵。作为一个称职的演员,应该有责任让自己保持天真和干净,因为要给这么多人看到你演的角色,千万不能把橙汁和红酒弄混,让观众倒了胃口。”


时刻处于舞台中央,被聚光灯追踪着一言一行,周迅却始终没有随波逐流。她心如止水,名利未来时,平静自处;名利来临时,淡定不慌。


密集的得奖,没有使周迅陷入毁灭性的自满与膨胀。相反,她对演员这份职业倒是理解得更通透了。“如果把表演当做障碍和挑战,可能就很辛苦。对我来说,表演是我喜欢的。很短的一段时间,突然拿了太多奖,确实是‘不正常的节奏’,但我不会迷失。至于奖项,对我来说意味着最美好的纪念品,可以提醒我,我在那样一个阶段和那样一群有意思的人,拍了一部有意义的电影。”


2011年,周迅与华谊合约期满后,成立了个人工作室。《龙门飞甲》是她独立后的第一部电影,这次携手的导演是徐克。但其实两人早在三年前便已合作过《女人不坏》。


徐克坦言,影片中仗剑孤影行江湖、执着一念寻故人的女侠凌雁秋,是特意为周迅写的角色。因为在他眼中,周迅眉宇间有一股与早年林青霞颇为神似的英气,令人着迷。而周迅英俊潇洒的男装扮相,也证明了徐克“毒辣”的看人眼光。

《龙门飞甲》剧照


周迅曾说过,“演凌雁秋的时候刚好是人生的一个重要阶段,那时候刚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很多事情都是新的开始。此时碰到这样一个角色,我觉得也算是一种幸运。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一个返璞归真的阶段,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很洒脱的,慢慢长大知道了很多,就会在乎很多。再走下去,到最后又会经历‘看透’的这样一个轮回。我决定和凌雁秋一起去经历那个‘看透’,这个过程很有意思。”


2012年,《大魔术师》《画皮2》《听风者》,周迅先后祭出三部作品。《大魔术师》里有周迅最想合作的梁朝伟、刘青云、尔冬升,《画皮2》里有亦师亦友的老搭档陈国富。


即使与周迅合作了三次,但陈国富仍然会不厌其烦地称赞她的高度自律,“奋不顾身就是周迅的本色,比如我们在拍她导致陈坤刺瞎双眼的那场戏时,她的妆非常复杂,需要化五个小时,就像是套了整张皮在脸上,根本不能呼吸。但是我们那场戏需要从白天拍到深夜,临到最后我看她的状态都快不行了。只有能做到这样牺牲的演员,才能绽放出如此的光芒!”


平均每年将近三部电影,周迅算是一个高产勤奋的演员。终于有一天,她感到累了,需要“自我净化”。于是2012年-2013年,几乎两年时间里,周迅暂停了拍戏。直到13年底,一部《红高粱》打动了她。


这是周迅阔别小荧幕10年的回归之作。用她的话说,接这部戏的初衷就是为了让家人在电视上能看到她,而且“九儿”是个能传递正能量的厉害角色。

《红高粱》剧照


40岁的周迅如何驾驭19岁的少女角色?一度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但导演郑晓龙和原著作者莫言对她却颇为看好,因为周迅骨子里透出的坚韧不屈的气质与“九儿”如出一辙。


周迅也表现得信心满满,“因为有了丰富的生活积累和演技沉淀,反而能演出青春状态下九儿最单纯的模样。另外借助服装和造型,也能找到九儿的感觉。其实我私下本来就是挺害羞的人,性格也很孩子气,如果过不了自己这关,我是不会演的。”


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并非大放厥词的迷之自信。第21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奖的奖杯,颁给了周迅。颁奖点评是:周迅的表演不可替代。她对九儿的诠释更加表现了山东大地儿女的心胸,为了家为了国,英勇果敢。可见一个优秀演员的评定标准,无关乎年龄,只看重演技。周迅为那些给自己找了“瓶颈限制发展”理由的人们,做出了最好的示范。


在剧中跟周迅对戏最多的朱亚文对她也不吝称赞,“跟迅姐在一起合作是一个特别好的吸收和学习的机会。她是一个自然表达的女演员,在她身上你感觉不到那种做作和张扬,她更多的是安安静静地演戏。我觉得这一点够我未来十多年去慢慢学习、去打磨自己。”


《红高粱》之后,周迅又相继接了抗战片《明月几时有》与古装宫斗剧《如懿传》。前者在去年与上影节“金爵奖”影后之位失之交臂后,今年终于通过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扳回一句、赢得“最佳女演员”奖。而后者则是被寄予了厚望的《甄嬛传》续作,耗时九个月精心打磨。“我会拍一部最极致的清宫戏。”是周迅对质疑声音的霸气回应。

《如懿传》剧照


《你好,之华》是周迅接下来的新作,这部电影由陈可辛监制、岩井俊二自编自导。对周迅和陈可辛来说,这是他们在继《如果·爱》之后,时隔13年后的再次相遇。


对这位仅合作过一次的女演员,陈可辛毫不掩饰欣赏之情,“很少有人每个年纪都有每个年纪的美,周迅却能这样。在演戏方面,她保持了一如既往的状态和水准,你想要什么她就能给你什么,甚至给你惊喜。” 


身为表演者,周迅每次都会打破击碎自己与角色之间的那道壁垒,淡化表演痕迹。她并非是在套路公式下进行以技取胜的流水式表演,而是真正将自己代入角色,然后真情流露。相比于在自我与角色间自如切换的演员,周迅更像是将本我完全嵌入角色中的表演体验师。


3

余生很长,表演到极致


娱乐圈像个大染缸,是一个容易失去灵魂和智慧的圈子。置身这样的氛围中,人心会被揉搓变形,恍惚间便遗忘了初心。但周迅却像个“世外高人”,总能独善其身。


做演员二十多年,周迅看过太多的命运起伏。她觉得最难的是:即便有那么多欢呼声在耳侧、那么多闪光灯照在身,演员还能清醒自知,不受诱惑。


周迅曾说,“我演过的角色和电影,就好像一面镜子。它让观众透过想象力的激发,辨识出我们共同的人性,看到自己的一种可能,重温或体验曾经或尚未发生的一段人生。”


她深知演员的职责与使命,所以无欲无求。正是这种云淡风轻,纵使芳华易逝,周迅身上独一无二的灵气仍未消退,反而还增添了一分将魅力、气质、学问、智慧碾碎相融的韵味。想要散发出芳香,必定少不了岁月的匠心打磨。


对于出道便自带的“灵气”,周迅有着自己的见解。“天分或灵气,说实话,我都没想太多。每一个角色或多或少都还是有压力的,战胜自己的方法或许就是真的放下‘周迅’,放下所有的预设立场,变成我正在塑造的那个人物。”


2014年,周迅迎来了自己的中场时刻。“视爱如命”的她终于找到了人生的重要伴侣,步入了婚姻殿堂。此后三年里,她开始放慢了过去齿轮运转般密集的拍片速率,转而在演员的平行时空里不断解锁一个个新的身份。


电影《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的监制,纪录片《我们诞生在中国》的配音演员,户外真人秀《西游奇遇记》的主持人,节目《表演者言》的发起者,山下学堂的创办人。周迅体验着职业演员之外的另一种乐趣。不一定非得在屏幕前绽放光芒,有时候低调地默默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也挺好。



灯红酒绿的浮华世界,弱肉强食的生存环境,随之而来的是初心的割舍、艺德的丧失、匠心的遗忘。周迅想把自己的表演灵气注入真空瓶永久保存并传承下去,这个“容器”就是山下学堂。与她一块传道授业解惑的,还有好友陈坤和陈国富。


表演并非用棍棒操控的皮影戏行为艺术,演戏也从来没有标准答案。山下学堂的创办初衷并非是将演技复刻在每个求学者身上,而是希望以资深表演者的切身体会为引子,激发这群热爱表演的人隐藏起来的那份创作灵感与冲动。从某种意义来说,山下学堂堪称现实版的“演员修炼手册”。


周迅,则成了当代演员图鉴的最优样本。“我在非常好的剧组里,学到、看到那些好东西,包括做演员的职业道德,以及为什么要做演员这件事情,都是值得去分享的。山下学堂里不存在谁教谁,也没有前辈和后辈之分。”

周迅,是流金岁月里的那抹嫣红,亦是一个时代的袅袅余音。


莫文蔚的新歌《中场没有休息》听上去像是为周迅量身创作的,歌词唱到“要高点,再高点,更高点,用力,再用力,更用力,现在到了中场,没有休息,还要继续……”。


纵然岁月的肌理纵横交错改变了容貌,但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周迅,这位燃烧生命演戏的“天才”演员,还可以让人再爱很多年……


诚聘电影记者2名,艺人记者2名,兼职撰稿,

要求有较强的文字功底,熟悉电影及泛娱乐领域,

能独立完成资深电影人及艺人的采访撰稿。

福利:五险一金,十三薪+奖金

简历投递至邮箱:674717545@qq.com


欢迎原创优质内容有偿投稿:

电影及娱乐产业报告、人物深度撰稿、热点影评等相关原创内容均可。

投稿邮箱:2636938269@qq.com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已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腾讯新闻|百度百家

企鹅媒体|UC平台|搜狐新闻|新浪微博




最新资讯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54114
© 电影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