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家精心为您推荐:

纽约

年代:更早

导演:卡比尔·基兰

主演:伊尔凡·可汗 卡特莉娜·卡芙 约翰·亚伯拉罕 Ginger Kroll

类型:剧情

立即播放

播放源:

名片分享:
24楼影院
一样的电影,不一样的影评。...

纽约女子图鉴,够“野”

movie24luo     2018-06-14 17:18:47


继《东京女子图鉴》、《北京女子图鉴》之后,最近又出现了《上海女子图鉴》与《纽约女子图鉴》(又名《苦甜曼哈顿》)


(有没有发现,《北京》、《上海》、《东京》三部剧的海报很相似。第四张是《苦甜曼哈顿》)


看来,讲大城市里的女性故事,在全球都蔚然成风。


母题很相似:一个小镇出生的姑娘,来大城市追梦。


一开始,几位女主对于自己为什么要离家的说词都是大同小异——因为“我不想要一眼看到底的人生”。


在《北京女子图鉴》里,女主陈可不甘心只过着和小镇朋友一样结婚生娃的平凡生活:



《上海女子图鉴》里,海燕拒绝了和初恋男友一起回山东过小日子,而留在上海独自为未来奋斗:



《东京女子图鉴》里,女主凌同样不甘于平淡的小镇生活:



在《纽约女子图鉴》里,女主甚至卖了车也要去纽约,因为纽约有着自己家乡所没有的鼎沸与绚丽:



可以说,这些女子对大城市都有着相似的向往,她们认为,北京/东京/纽约/上海,能够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不过这个“可能性”到底是什么呢?


无论在北京还是上海、东京,这个“可能性”指向的都是物质享受,是更高级的包包、更豪华的房子、更精致的美食......


《东京女子图鉴》里,实现阶级与财富升级就是凌的目标:



她给自己定好了一个个任务:必须在30岁前去这个米其林餐厅吃饭、要在40岁前住进那个公寓等等。



而在《北京女子图鉴》、《上海女子图鉴》中,陈可、海燕对大城市生活的第一个想象都是“要买一个名牌包”。



在她们看来,拥有一个名牌包,就是一种身份的升级。


在之后,拥有更多更好的包包、成为更“厉害”富有的人,也成为了她们的目标。


她们也的确都做到了。


但在这之后呢?她们的人生有变得更广阔吗?


东京女子凌即便成为了古驰的市场经理,全身名牌、出入高级场所,却仍然逃不开结婚生子的社会压力,为找不到一个合适体面的丈夫而纠结痛苦;



北京女子陈可,虽然步步高升,但主要却是靠着人脉关系向上爬:



上海女子海燕,在职场里受委屈、职场外因为自己不是上海人而遭受冷眼:




我们发现,虽然来到了大城市,但其实她们走的道路同样狭窄


这条道路的终点,也许比小镇生活更奢华,但也死板、固化。


女性就一定要嫁人的传统压力、依靠出身和地域分层的狭隘价值观、职场要靠关系的“套路”,在大城市里到处都是。


与其说她们是在拓宽人生,不如说是在打怪升级,一步步想尽办法越过城市里设置的各种门槛,成为人生赢家。



《东京女子图鉴》清楚的看到了城市的这个郁结,所以当女主凌成为人生赢家后,却更困惑了,她质疑东京的自由与丰富,怀疑东京到底还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但有个城市,和上面提到的,不太一样。


它就是纽约


在被称为“纽约女子图鉴”的《苦甜曼哈顿》里,女主到纽约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高级餐厅里做服务生。



服务生,按照北京女子图鉴的标准,必须是个赶快辞掉的工作啊。你得继续往上爬。


但是女主却在这个餐厅里,一直呆着,不是因为升职加薪,而是因为太有趣了。


这个趣味在于


她发现,她的服务生同事里有来自俄国的艺术家,有狂野热情的女同性恋,有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导演系的梦想家,有孤儿,也有气质迷人、满腹经纶的神秘女子:



总之,有各种各样的怪人,他们的肤色不同、出身不同阶层也不同


相比之下,其他都市女子图鉴的剧中,全都是按部就班的“正常人”或者人生赢家。他们的生活旨趣,皆无大异。



而《苦甜曼哈顿》里,这些服务生们有着不同的生活路径,你想象不到他们私下的生活,每个人都可能藏着让你陌生的故事。


有时候在餐厅打烊后,他们会一起去地下酒吧喝酒作乐,吐槽人生畅谈理想,迥异的口音、风格与故事在纽约夜里碰撞又拥抱。



如此不同的人,可以在纽约相遇,在纽约以各种不同的面貌活着——这种容纳力和丰富性是上面提到的几个城市没有的


虽然纽约也如东京、北京一般有众多高级的、昂贵的场所,聚集了很多权贵名流,但同时它也包容了很多普通人、怪人。



就如EB怀特描述纽约时所说:


隔二十二个街区,是鲁道夫·瓦伦蒂诺的遗体安葬处;隔八个街区,内森·黑尔给人处决;隔五个街区,欧内斯特·海明威在出版商的办公室直捣马克斯·伊斯曼的鼻梁;隔四英里,沃尔特·惠特曼坐在桌前,埋头为《布鲁克林鹰报》写评论;隔三十四个街区的一条街上,薇拉·凯瑟住过,她来纽约,写一些关于内布拉斯加州的书;隔一个街区,马塞林曾经在竞技场剧院的舞台上插科打诨;三十六个街区外一处地方,历史学家乔·古尔德当了众人的面,将一台收音机踢得粉碎;隔三十个街区,哈里·索枪杀了斯坦福·怀特;隔五个街区,我曾经在大都会歌剧院为人引座,就很搞笑冒出来这么一句,他曾经当实习生的时候,仅隔一百零二个街区,老克拉伦斯·戴在主显教堂洗去了他的罪恶,(这份单子,我可以没完没了地续下去。)


因此唯独在《苦甜曼哈顿》里的女主,没有像其他几部女子图鉴一样,着急的寻找“向上晋升”的方式,她活得最"野”,随心所至。


第一季已过大半,她还在一个餐馆里做着服务生,炽热地恋爱,好奇地流连于这些怪人的空间里。



那些特立独行的怪人,让她感到自由、快乐与安全——纽约既然容得下他们,那我又何必故步自封呢?



相比之下,其他都市女子很快就屈从了都市的规化,这些大城市把她们变成了合格或优秀的白领,催促她们按部就班的完成人生任务。


但纽约是一个另外,也唯有在看这部剧时,楼主真的完全猜不到她以后将会变成如何、走向何方。


这种未知和可能性,可比一个名牌包包奢侈珍贵得多了。


(回复“纽约”,你懂的)

相关推荐


点击蓝字,阅读《靠权势和人脉搭建的<北京女子图鉴>,是独立女性的写照? 》


如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投稿请邮件至173641687@qq.com;
合作或其他事宜请加微信chen173641687
最快提高个人观影逼格的公众号。
24楼影院movie24luo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喜欢这篇文章,就点个赞吧~

最新资讯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54114
© 电影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