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家精心为您推荐:

羞羞的铁拳

年代:2017

导演:宋阳

主演:马丽 艾伦 田雨

类型:喜剧

立即播放

播放源: 暴风 CK电影 优酷

名片分享:
影视圈Magazine
《影视圈》杂志创刊于1994年,以“影视人,圈内事”为定位,在纷扰的娱乐业中坚守...

《羞羞的铁拳》:你们笑哈哈,他们经历了苦痛挣扎

circlemag     2017-12-14 12:00:07


《羞羞的铁拳》截止下映共斩获22亿票房,这是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也是宋阳和张吃鱼导演的首部院线长片。两位八零后,用7000万搏一把,赢了。




 | 吾亦凡


两年前的国庆档,众人普遍有一个疑问:《夏洛特烦恼》比《港囧》好在哪?除了豆瓣7.4和5.6的差别,还有前者作为黑马的初生牛犊不怕徐峥。


两年后的国庆档,这样的疑问又产生了:《羞羞的铁拳》比《缝纫机乐队》好在哪?豆瓣评分7.2和7.0没有太大差别,却在票房成绩上有天壤之别。


22亿和4.4亿,前者赚得盆满钵满,后者成绩不如前作《煎饼侠》。


电影收官之际,我们面访了《羞羞的铁拳》两位导演宋阳和张吃鱼,对于这样的结局,他们的态度可能是电影的命数。



“吃鱼导演”


张吃鱼一直是个编剧,这次拍《羞羞的铁拳》是首次当导演。


你们能想到吗?吃鱼导演大学专业学的是编辑,图书编辑。跟编剧一字之差,但是差多了。编剧是个孤独的职业,人前无名人后苦,性格不太沉静的都很难做,第一次见面,张吃鱼显然是个内向的人。


所以《羞羞的铁拳》这次一下子这么火,对于一贯闷头创作的职业编剧来说,挺突然的。好像一夜之间,全国大多数观众都知道这么一部作品了。


张吃鱼今年31岁了,已过而立之年,但对于有了新导演身份的他来说实在不算大,宋阳导演调侃说张吃鱼其实一直想当个“网红”, 在互联网社交平台上能有所建树。


但事与愿违,网红难当。没想到在电影之路先行一步。


“百度百科上说我精通琴棋书画,我也挺纳闷的,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改,怎么这么不写实呢。” 


张吃鱼是我



说到《羞羞的铁拳》,其实14年开始做舞台剧的时候我们就想过日后要影视化,那个时候《夏洛特烦恼》刚开机,还没人知道麻花的电影能不能成,我们也不知道。


14年《羞羞的铁拳》舞台剧开始巡演,效果不错。《夏洛特烦恼》也在次年票房大卖,我们原本影视化的想法差不多是时候行动了,就差老板一声令下。


老板很懂我们,宣布可以开启《铁拳》项目。兴奋之余,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剧本时间。编剧确实是老编剧了,但导演是新导演,如今自己上战场,拍得好不好不敢说,剧本绝对不敢差。


剧本前后易稿8次,都是我和阳哥(宋阳)一点点磨出来的。舞台剧改话剧,我们有优势但也有巨大难度。舞台上的笑点未必是大银幕的笑点,台下的观众不都是影院的观众。


在拍摄成本上,公司给予了我们很大的空间,我们尽管拍好电影,公司尽全力支持。


《羞羞的铁拳》拿到现在这个票房,肯定是没想到的。但也始终没让我们太惊讶过,大概是因为这么多钱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开个玩笑,可能是我们见过大世面。


开拍之前,我和阳哥做的是跑路的心理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实在不行就消失。但是紧张和害怕,从来没有,可能是两个人的原因,总想着有他呢。


但这样的想法可能不对,真跑起来,亲兄弟也要看速度。


如果非要说在这个过程中让我恐惧过的事,那可能还是剧本阶段。因为元素很多,打拳、比赛、公路、互换身体还有笑点,每一样我们都要去做功课。


那个时候,市面上能找到的关于拳击和互换身体的电影我们都看了个遍。好的坏的,有名没名的,我们全看了,一点不夸张。


互换身体是个很容易出现bug的情节,稍不留神,就会穿帮或者让观众看不懂。尤其艾迪生和马小还是两个换来换去的身份,中间很多东西对细节的要求很高。


打拳更不用说,这样一项激烈又热血的运动想拍好玩,光靠演员面部表情和台词肯定是不够的,怎么写出意思,找到除了激动人心之外的笑点,才是关键。


不瞒大家说,《羞羞的铁拳》在上映前一周,丽姐和伦哥(马丽和艾伦)带着片子路演,我和阳哥都还在盯着改剪辑,那个时候最终版都还没定下来。


可能很多人都会好奇,两个导演,一起拍电影,会不会因为一些故事点产生分歧。可怕的是,我们俩一直都没有任何分歧,让大家失望了。其实这不是官话,我们俩一直方向很一致,剧本也都是一起讨论的,没有可争执的地方。


和阳哥不一样,我是个对社交平台挺敏感的人,玩得也多,电影上映之后豆瓣微博没少看,好的坏的评价也不少。有业内的老师从摄影的角度跟提出了完成度的问题,也有观众骂得很难听,我都有认真去听去看。


总之,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照单全收。只要能让大家开心一笑,我们的使命就完成了。


我是宋阳



和吃鱼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之前有些导演经验,还是个演员。在麻花的时间比他长一点,岁数比他大一点。


其他方面,我和吃鱼是互相帮助的。确切一些,是互相扶持。


《羞羞的铁拳》有点特殊,它是先定了2017年国庆档期,然后做倒推计划进行的。这样的做法就让这件事变成不仅仅是我们俩的事,它涉及到公司以及所有的合作方包括投资、宣发。


电影差不多准备了三年,剧本用时最长,今年3月份开机,拍了整整65天。这65天内,无能为力的事情当然有,好在我们幸运,有个强硬的后盾开心麻花。


2016年在《羞羞的铁拳》剧本筹备过程中,我妻子生病做了大手术,进了三次ICU,人差点就没了。从2月份到九月,那段时间吃鱼每天来医院找我,我们俩在医院走廊聊剧本,聊完他回去写,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


人不经历生死,总觉得生死是离自己很远的事。那个时候,我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心情,项目已经开启,又是核心创作时期,但我又必须陪在妻子身边,这是我的责任和第一意愿。


一方面我要面对工作上的进度,一方面还要应对生活上的困难,都不是小事儿,好在都挺过来了。现在回想过去,事情必然煎熬,时间拯救了一切。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让我们想把电影做成一个能让人觉得励志和有劲的风格。电影里艾迪生的种种遭遇以及遇事态度,或多或少是我当时的心态:不要垮,撑住。


即便是这样,我们也从没去刻意制造泪点,煽情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的初衷就是做一个开心的电影,让大家笑,挺单纯的目的。


哪怕是观众哭了,这都是他们的感受,他们的解读,我们没有算准时间,算好情绪,在哪一秒安排一个催泪弹。


今天聊的这些可能让大家觉得我们一路走来挺顺的,其实我们也确实是挺顺的。给力的团队和演员,强大的外联,帮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现在电影上映,票房成绩在这摆着,好像更加印证了我们的“幸运”。


但这个电影筹备了三年,时间的积累和准备都是这份所谓“幸运”的基石。整个创作过程我们都是嘻嘻哈哈的:卡住了,出去打打球浪一圈,回来接着写。我和吃鱼一直不是苦大仇深、一本正经的人,但我们是正经人。


电影进行了很多路演和点映,现在回想起来,22亿票房好像不是最让我开心的事,观众的笑声和掌声才是。上映之前,我看到有人在影院笑,不停笑,我觉得这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这种快乐远大于22亿这个数字。


因为《羞羞的铁拳》不单纯是个喜剧片,它还有动作戏,这是让我一直心里不太有底的事。拍摄过程中动作指导会有新想法,我们使用的场馆和时间也忽然发生了变动,这是最让我觉得“失控”的时候。涉及到打拳搏击的戏份,艾伦和其他演员都在开拍前集训了两个月,这在某种程度上又缓解了我的焦虑。


场地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做足准备,其他的不是问题。


选景的时候,我们去过三次澳门,找过很多寺庙,最终互换身体那场戏的游泳馆,还是有点将就。包括酒店的戏份,是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完成,最终剪辑到一起,我不说的话你们是不是都没看出来。


电影上映之后,很多观众说沈腾的戏份太少,有点浪费。其实作为导演,平衡演员的戏份是很重要的事情,说通俗点,心里得有数。艾伦本身是第一主角,也适合艾迪生这个角色,沈腾师哥的副方丈,绝对是画龙点睛的作用。


如果说浪费,可能就是观众看他没看过瘾吧。但是作为导演,戏份的安排就是这样。


这个行业一向水涨船高,《铁拳》上映后找过来的投资人和剧本也不少。我的想法一直很明确,不太想做一个“拿来主义”的事情,始终觉得作品还是要深入核心,完成最根本上的参与。


现在一切如常,妻子身体转好,《铁拳》也告一段落,我觉得人生好像刚刚起航。




- 往期内容回顾 -


| 专访马伯庸 国产剧杀入国外市场 | 12月的荧屏 | 

| 专访曹金玲 |《寻梦环游记》独访《暴雪将至》|



最新资讯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54114
© 电影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