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性」,审查又松了,这周末就有部国产犯罪片露了点

巴塞电影     2017-11-24 21:00:04
电影之家精心为您推荐:《与众不同的事》

昨天,段奕宏和江一燕主演的《暴雪将至》在北京举行首映。


巴塞君发现,在电影里,警方办案时的线索展示板上,出现了尸体正面露点的照片。


尽管篇幅不大,但效果十分抢眼。


不过基于影院观影原则,巴塞君没有摄取照片。


想目睹中国审查一点点进步的读者,推荐周末去影院一探究竟。


《暴雪将至》剧照


提及这个细节,是因为历来在刑侦电影里,中国电影审查都不允许出现尸体的正面露点画面。


尤其是奸杀案里,电影更多会以尸体背面示人。


稍微直白一些,也无非是雪花花的大白腿或嫩屁股。


相比于暴力,审查部门更想规避的,其实是“性”。


否则也不会敢尥一具尸体,却不敢展露性器官。


在审查部门眼里:它首先是性的,其次才是暴力的。


它们的先后顺序,在广电总局的《电影管理条例》中,是被明文规定的。



《电影管理条例》


在这个严苛的审查条例面前,看《暴雪将至》里尸体正面露点的照片,才会觉得震撼。


它不仅是对刑侦案件的事实性尊重,更是对中国电影审查的一次小突破。


毕竟在中国电影里,相比于情色镜头,暴力镜头更容易过审。


这个事实由来已久。


在新中国成立的最初20年,连展现女性美貌,都要契合时代精神。


比如王丹凤,就在《你追我赶》里打扮成村姑的样子。


左:王丹凤艺术照;右:王丹凤(左)在电影《你追我赶》中的扮相


而王晓棠,则要在《英雄虎胆》里,扮演敌人派来诱惑我方作战人员的女特务。


王晓棠在《英雄虎胆》中的深V领装扮,白色的脖颈让很多人对她念念不忘


这就是那个年代意识审查的苛刻:


要么就主动扮丑,打扮成工农子弟兵,受万人追捧。

要么就演反对派,站在人民群众对立面,遭万人唾骂。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改革开放。


最早是1979年,曾创下单期销量达940万册记录的《大众电影》杂志,以《水晶鞋与玫瑰花》的接吻照做封底,激起全民大讨论。


就是这张照片,让接吻不再是中国影视审查的禁区


然后是1980年《庐山恋》,穿着泳装的张瑜,在观众心里留下了“一个令全国心动的吻”。


张瑜的泳装,和她在男主脸上亲下的吻,对那代人影响深刻


一次全民大讨论,和一个令全国心动的吻,让“接吻”从此不再是影视的禁区。


紧随其后,就是“最敢露”的90年代。


不仅影视剧中香艳镜头不断,在大银幕公开放映的电影里,甚至还有露点镜头。


在90年代,影视作品的尺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那时候公映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宁静是有露点镜头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给了全国5000万观众一个难忘的、湿漉漉的青春记忆


那时候引进的《泰坦尼克号》,也是一刀未剪的。


该片3D版在国内上映时,就不再是一刀未剪了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在现在看来都尺度超大的影视作品,在90年代都出现过。


比如1989年那部可能很多人没看过的《封神榜》,有大量裸露的戏份。


在全片里,女娲娘娘的衣服几乎就是透明的,不信你去看


类似还有陈家林导演的《杨贵妃》,光看剧照就能感受到波澜壮阔的女性之美。


相比于范冰冰被勒令整改正“大头贴”的《武媚娘传奇》,这部显然尺度更大


这种大尺度的视觉轰炸,迫使人们开始反思:是否需要分级?


最先行动起来的是电影院,对尺度较大的电影,影院会在门口放个“少儿不宜”的牌子。


然而人们很快意识到:“少儿不宜”的另一层意思,不就是“本片有料,还不快来”吗?


这种无序的局面,迫使国务院在在2001年出台了《电影管理条例》,以近百条细则规定了哪些能拍,哪些不能拍。


“禁止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禁令,就出自这个条例。



这也是第一次从法规上禁止大尺度暴露镜头的存在。


但经历过“少儿不宜”告示的中国电影人,早就明白一个道理:


相比于暴力,性更有噱头。


所以除了暴露镜头的必要性,电影人甚至把它变成了一种营销方式


比较极端的是2007年,李安与《色·戒》。


为能在国内上映,李安主动删减了13分钟的情欲戏,却斩获了1.3亿票房。


《色·戒》


失败案例是2014年,姜文与《一步之遥》。


该片在映前接到一份修改意见,要求把包括“初夜权”、葛优激情戏、性暗示强烈的舞女场景等在内的300多处细节,统统删改干净。


《一步之遥》


难怪姜文会在映后对媒体说:“删减让观众看不懂!”


无论把删减当做赚钱利刃,还是把删减当成赔钱借口,我们不难看出“情色—审查—删减—利益”之间的某种微妙关系。


相比于李安和姜文,其实更多导演是处于中间状态:


表达自我,跟审查博弈


比如2012年娄烨的《浮城谜事》,拿到上映许可证后却突然遭遇二次审查,被勒令“删短乔永照与桑琪的性爱镜头”


《浮城谜事》


但在2015年,我们却在大银幕上看到了迄今为止尺度最大的男男镜头:



邓超和吕颂贤的激情戏份,让同志平权的愿景似乎传出了一丝曙光。


在这之后,我们甚至看到了《山河故人》里,董子健和张艾嘉为我们展示了更为少见的“忘年之恋”。



这种比“姐弟恋”更不容易被大众接受的存在,第一次以激烈的形式展现在我们面前。


还有去年金马奖的遗珠《罗曼蒂克消亡史》,浅野忠信和章子怡也有“车内强暴”和“地下室性奴”的戏份,仅是动图,就看得观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不好意思了。



在这一点上,“性”始终没有“暴力”自由。


在最开始,暴力在电影里甚至是被默许的。


比如早年的战争题材,就完全没有回避暴力的展现方式和血腥程度。


在这些电影里,暴力是被美化的,甚至是被歌颂的。


比如姚守岗的《犬王》。


为了达到真实的视听效果,导演居然把炸药绑在军犬身上引爆。



它的暴力和血腥,不仅在电影里,更在电影外。


但又能怎样?审查是给它大开绿灯的。


暴力因素开始受限,是主旋律电影式微之后。


因为担心更多元的文化解读,不得不对它限制。


最著名的还是娄烨的《浮城谜事》。


在二次审查的意见里,除了“情色镜头”,总局还要求他“删短乔永照用锤子砸死拾荒者(砸的次数保留两下)的镜头。”



从文化心理的角度看,锤子砸人次数的多少,决定了它输出的情绪能量。


为把负面能量降到最低,总局勒令娄烨做出删改。


但在这之后,审查就放宽了力度。


娄烨的《推拿》里,郭晓东饰演的王大夫为了赶走上门催债的人,不惜用刀切腹,吓得观众们惊叫连连。



还有《湄公河行动》。电影居然保留了小孩子小孩子轮流扣动手枪扳机,最后导致一个孩子爆头死亡的画面。



对暴力尺度的准许限度越发宽松,我们越能看到“高能减肥”的镜头。


比如2016年的《法医秦明》,居然出现了油炸尸块、活扒人皮的场面。



不可谓不重口。


在“暴力”准许尺度这么大的环境里,粗口就更不用提了。


许多电影甚至希望能用粗口,拉近与观众的距离。


陈奕利导演在拍《爱出色》时,曾很想让主角陈冲在片中骂脏话。


但是审查不许。


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让陈冲飚英文脏话,各种“Motherfucker、Son of bitch”。



结果……审查就过了。


果然大洋彼岸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啊!Holy Shit!


其实最近几年,很多电影都可以爆粗口。


《集结号》《老炮儿》里的冯小刚尤其如此。



即将上映的《芳华》里也有一句“我*你妈的*”,相当劲爆。


只是通常的处理方法是不让那些粗口的字幕出现,大家心领神会就好。


其实这些片子,如果台词设计得文绉绉,反倒失去了烟火气。


你能想象六爷领着一大帮人“茬架”的时候,嘴里说的不是“草泥马”,而是“太阳出来照你妈”……么?



所以从电影里暴力的、情色的和脏话的历史角度看,审查其实是在逐渐放宽的。


只是这个过程不是那么顺利,它偶尔前进,偶尔倒退。


这就是它们的博弈过程。


在尚未分级制度之前,这种博弈会一直存在。


它带有试探性。状态是拉锯的、反复的。


也正是这种拉锯的状态,让我们看到《暴雪将至》里,那遵从刑侦事实的尸体正面露点照片。


这本身,就是审查制度的进步。



巴塞君说

在电影中,是暴力镜头和性暴露镜头哪一个更震撼你?


推荐阅读


史泰龙31年前曾强暴16岁女粉丝?!然而黄晓明张晋可以哭了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54114
© 电影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