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家精心为您推荐:

黑暗塔

年代:2017

导演:尼柯莱·阿塞尔

主演:丹尼斯·海斯伯特 凯瑟琳·温妮克 José Zúñiga

类型:动作动作其他冒险

立即播放

播放源: 暴风 CK电影 优酷

名片分享:
Mtime时光网
时光网 www.mtime.com—为爱电影的人传递全国最新影讯,全球电影资讯,...

马修 ·麦康纳:为了演《黑暗塔》,我借鉴了《发条橙》!

V_Mtime     2017-08-27 02:00:00

近四十年来,作家史蒂芬·金为无数的恐怖电影、科幻电影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灵感,其中就包括《闪灵》《魔女嘉莉》《克里斯汀魅力》《凶火》《小丑回魂》《末日逼近》和《危情十日》等等经典作品。



代表着史蒂芬·金笔下杰作的《黑暗塔》——这套拥有八部系列丛书(超过4200页的内容)不仅糅合了奇幻、恐怖、西部和科幻等多重风格,同时也和作者其他作品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无论是原著那句极富画面感和代入感的开场白(“黑衣人逃进了茫茫沙漠,枪侠也跟着进入了沙漠。”),还是史蒂芬·金对许多不相干素材——比如亚瑟王传奇《指环王》系列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塑造的“镖客”系列西部片等等——的融合,都预示着这部《黑暗塔》将获得电影界的重视和对待。



《黑暗塔》中文预告


事实上,早在十多年前,电影人就开始认真打算改编整部小说了(J·J·艾布拉姆斯曾经打算拍摄一个版本,后来朗·霍华德也对影片表示感兴趣)。但是项目直到丹麦导演尼柯莱·阿塞尔(代表作《皇室风流史》,曾入围2012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手里,这部曲折婉转的史诗著作才被最终搬上大银幕,其中复杂庞大的主线故事被浓缩精简成为一部95分钟的电影。


影片聚焦汤姆·泰勒饰演的11岁小男孩杰克·钱伯斯,他饱受神秘幻象折磨,在幻象中是一片审判日般的荒漠,有两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其中一个男人就是伊德瑞斯·艾尔巴饰演的罗兰·德鄯,枪侠一族的最后一员。



而另外一个则是罗兰毕生追捕的人——一个看上去拥有不老之身的邪恶巫师,也就是被广大读者熟知的黑衣人,沃特·帕德里克,这个角色由马修·麦康纳饰演。当杰克穿越到世界的另一个维度,与枪侠不期而遇后,他被卷入到这两个人无休止的冲突之中,而他们的对抗对人类的未来有着难以忽视的深远影响。


近日在纽约,时光网与麦康纳、艾尔巴和阿塞尔聊了聊这部电影,他们分享了对影片主题的见解以及影片与计划中的《黑暗塔》剧集的关系。





“让伊德瑞斯演一个不同于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牛仔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马修演大反派“黑衣人”借鉴了《发条橙》和希特勒的副指挥官。


时光网:你们在签这部电影前,对《黑暗塔》的小说熟悉吗?

伊德瑞斯·艾尔巴:说实话,我对这本书一无所知。当然我知道史蒂芬·金是谁,但是完全不了解《黑暗塔》这套书。影片找到我拍摄时,也拥有一个创新的机会。电影里有很多重新改变的情节,特别是对于这个科幻或者我们把它称为奇幻的世界,我们做了很多调整,我们很少能看见具有如此程度的原创性作品,所以这是我们想要拍摄这部电影的原因,也是我想参与其中的原因。


我的角色被再创造了一次,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他原本是个类似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牛仔,我有机会去塑造一个完全不同的枪侠。


伊德瑞斯·艾尔巴(Idris Elba)/ 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Anke Hofmann


时光网:尼柯莱,是什么让你决定让马修来演绎如此邪恶的反派角色?

尼柯莱·阿塞尔:我是《黑暗塔》的忠实粉丝,沃特这个角色也出现在史蒂芬·金的其他一些小说里,包括《末日逼近》。我一直把马修看做是这个角色的最佳人选。他拥有那种魅力和轻松的感觉,但同时也有一种恶魔般的气质。我很幸运他能喜欢这个剧本。


我们曾经聊到过一些有趣的事情,其中有一次就说到现在电影里的反派总是有很庞大的背景铺陈——如果你看过漫威的电影,你会发现反派总是有一些很凄惨的童年,所以他们有理由成为反派。但是沃特就是纯粹的邪恶——非常简单,他就像恶魔。马修很享受这个设定,这让他很兴奋。因为他觉得演绎一个纯粹邪恶以及只想让世界陷入混乱的人,是种有趣的体验。对他来说,演绎这个角色是件非常罕见的事,他总演一些很帅的主角。所以让一个看起来和角色不太搭的演员来表演黑衣人,其实很有趣。


尼柯莱·阿塞尔(Nikolaj Arcel)/ 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Anke Hofmann


时光网:因为这个角色邪恶到不掺任何杂质,你是从哪里寻找表演灵感的,马修?

马修·麦康纳:你可以说我之前演过的杀手乔也很邪恶,但是他秉承的是自己的一套正义和秩序的逻辑。对于这个角色,我借鉴了《发条橙》中马尔科姆·麦克道威尔的表演以及希特勒的副指挥官,一个被称为“启蒙部长”的人


这些人物身上存在一个很有趣哲学出发点,那就是真正邪恶的人并不认为他们是邪恶的,他们认为自己做的一切是在启迪人类。这也是他们身上最邪恶的地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能让我想说:“我想成为他的样子。”如果你要演绎魔鬼的肉身,你其实有大量的素材(笑)。你只需要张开双眼,环顾四周就行了。而史蒂芬在原著中写的文字,给我了一个明确的方向。


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 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Anke Hofmann


时光网:你本身拥有什么比较邪恶的想法吗?

马修·麦康纳:(笑)我的想法只属于我,我会控制住它。我觉得我们的内心都存在黑暗或者光明的一面——每个人拥有不同的能力。文明人有时并不相信恶魔的花言巧语。我觉得我们应该对此保持警醒,明白我们每个人心都有邪恶的一面,它会通过你做的选择表现出来。就像我的一个好朋友说的:“我们心里有匹好狼也有匹坏狼,但你面临的选择是,要喂养哪一匹狼?”所以我每天都尽可能地喂养心中那匹善良的狼。但是那匹邪恶的呢,我觉得它依然存在,它是我的弱点。


时光网:尼柯莱,你在参与影片的特效制作时,经历了怎样一段学习过程?你学到什么让你感到惊讶的知识了吗?

尼柯莱·阿塞尔:我之前做过一次有特效的电影。我在丹麦执导的第二部电影非常倚重特效。《皇室风流史》里其实也有很多特效,很多你可能都没有注意到,因为这些特效都是为了烘托18世纪末的时代背景。


《黑暗塔》中的特效镜头


这部电影的特效,让我最惊讶的地方在于它所花费的时间。每一个视觉线索都要经历不计其数的覆盖和叠加,而且价格不菲。所以你要不停确保能够把钱用到刀刃上。这和那些2亿预算的电影不一样,如果我们预算有2亿,就可以随便花钱了。这部电影的预算只有6000万,在商业大片领域,这只算是一个中型成本的投资。因此我们在开销上就要非常谨慎,确保万无一失——我们不能再每一个方面都投入太高的成本。如果这对我不算是学习过程,那么也绝对是我面对的最大考验了。


“《黑暗塔》电视剧版聚焦17岁青年时期的罗兰接受枪侠训练,规模向《权力的游戏》看齐。


时光网:伊德瑞斯,电影里罗兰对杰克说过这么一句台词:“封闭你的思想,让痛苦贯穿你。”在你个人的人生中,曾经遇到过什么能在当时或者事后感到痛苦,却对你的人生异常重要的糟糕经历吗?

伊德瑞斯·艾尔巴:这是一个好问题。当然有,很多时候都是,我不想表现太多个人情绪,我认为四年前我父亲去世,可能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事。但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的儿子出生了,这是我在生活中遭遇到的非常有趣的得失平衡。儿子出生的那段时间,我意识到我必须要开始解决父亲去世带来的痛苦了。



时光网:这部电影有很多枪的镜头,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是以英雄主义的方式呈现这些场面的。你们个人对枪持有怎样的态度?

伊德瑞斯·艾尔巴:我的孩子没有枪,他很年轻,我的女儿对枪也完全不感兴趣。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对枪也不感兴趣。我不想倡导孩子像玩玩具一样对待枪。它们非常危险,不是能拿来玩的玩具。影片之所以对枪侠有种称颂的意味,是因为他只跟随自己的内心执行杀戮,也就是说不到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用枪的。在影片里,黑衣人就是他用枪的目的。所以这是关于枪侠的颂歌,而不是关于我本人的。


马修·麦康纳:我不会去谈政治上的武器是否该被合法化,就好像我认为很多东西都不应该被合法化,但是我怎么想对政策决断根本没什么意义。但是我想强调的是人们对枪支的想法——其实武器本身并不危险,但是人类开始使用它们的时候,武器才变得危险。


它们本身只是客观物品,就像钞票一样。钱是什么?钱本身不邪恶,但是我们用它做的事情,以及我们使用它的方式,可能会赋予它邪恶的意义。武器并不邪恶,如果我们身边到处都是武器,我希望人们能明白这些东西能拿来做什么。



我小时候身边有很多枪支,我家里也有,但是你觉得我会在爸妈不在家的时候自己去摸枪吗?当然不会,因为我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所以我家从来没有发生过与枪支相关的意外,因为我从来不会去主动接触它。我见过枪带来的伤害,明白枪应该被慎重对待而非随意拿起把玩。如果我没有这种意识,可能我会好奇它是什么。我希望人们都能对武器的杀伤力有一定的了解


时光网:你认为自己的表演风格在这些年来发生了改变或者进化?

马修·麦康纳:我被扔到片场的时候开始学习表演,那时理查德·林特莱克每天晚上都会找我聊天。我在《年少轻狂》里只有三句台词,但是我特别兴奋,工作了整整三周。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要摸清自己的角色。


如果你对角色足够了解,你可以蒙上自己的眼睛转上20圈,然后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当你不再蒙住眼睛时,摄像机正在拍摄,你就可以演绎你的角色了。同时我也更深刻地了解了表演到底是什么,然后我和我的导师一起合作了19年。


《年少轻狂》中的马修


现在我进入一种状态,感觉自己已经更强大了。我的工作主要在前期拍摄阶段,那才是我需要连续几个月下功夫的时候。在那段时间我会来到片场,我把它看做是游戏时间。因为在前期拍摄阶段的工作和学习中,导演说的一切不会让我产生抵触情绪。


时光网:如果你的对手演员的表演方式和你完全不同,你会怎么做?你会适应对方的节奏吗?

马修·麦康纳:拥有不同表演方法的演员一起合作的秘诀,不是适应对方。每个人都想要完成一个好的节目,无论用怎样的方式。现在,我很喜欢那些被人称为是特立独行的演员,因为如果一个人完全沉浸在角色中时,他就会变得特立独行,古怪反常。我们不需要在片场外也保持良好的关系,我们不需要一起逛街出去玩。


如果一个演员的怪癖对拍电影没帮助,或者没表现出这场戏真实想表达的东西,那么我对这些行为会没什么耐心。无论你在片场表现得多么古怪,那是你的自由,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可是当到了认真演戏的时候,你是不是认真表演完了?摄像机拍到的是你最优秀或者最真实的版本吗?这才是重要的。



时光网:《黑暗塔》肯定会有续集,你们参与了和在筹划的《黑暗塔》电视剧了吗?

尼柯莱·阿塞尔:我会参与,我为电视剧写了剧本,参与了几集故事创作。我也参与创造构建了剧集背后的世界观,故事会发生在罗兰的青年时期。


他还是个17岁的小孩,正在接受成为枪侠的训练。所以这个角色和电影里有很大的差别。我在拍摄电影的时候,还能回去写枪侠青年时光的故事,知道是什么成就了他,让他变成今天的样子,非常有趣。我现在还不知道这部剧会在哪个电视台上播,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操作这个故事。但是《黑暗塔》的剧集确实正在写,而且正在开发当中




伊德瑞斯·艾尔巴:我也参与了电视剧。有很多方式参与到电视作品的创作中。我觉得我们这部电影对原著党来说是一部混搭的作品,因为故事从很多本书里借鉴了主要情节。我觉得电视剧能让我们放慢故事,放大某些方面的情节——特别是青年罗兰和青年沃特的关系。


我认为电视制作人对《黑暗塔》的剧集有不小的野心,他们把剧集看做是和《权力的游戏》一样庞大的作品。所以无论电影和电视剧都会有其各自的高潮情节,而它们的本质是存在联系的。


时光网出品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时光网




点击

阅读原文查看精彩推荐内容

华纳"招魂"宇宙全球票房已超10亿

"安娜贝尔2"7天斩获1.1亿 三部新片待上映



最新资讯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帮助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54114
© 电影之家